国际E交流网  INTERRILATOJ EN LA MONDO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PRI TURISMO



             西 藏 之 行


                  
                   航班延误


  七月十五日一大早我就赶往北京机场,因为波兰的客人们将于北京时间九点五十分到达。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快到点了,仍然没有航班到达的信息。终于有消息了,航班晚点一个半小时。中午十二点多钟时,客人们出来了,按照名单是十四个人,然而现在只有四个人,领队也没有来,还有十个人呢?我担心没有领队,无法和他们沟通。幸运的是这四个人都是世界语者,其中一个还是卡奇米尔国王大学的教授,我和她在波兰就认识了。她告诉我,另外十个人由于莫斯科机场方面的原因,滞留在莫斯科了。我立即给远在莫斯科的领队打电话,领队告诉我,他们十个人最快也要到第二天的早上到达北京,而我们预定的北京-拉萨的火车票是当天晚上九点半的。我告诉领队,我们不能等他们一起去拉萨了,北京的朋友会来接他们并为他们安排机票去拉萨,我们在拉萨汇合。

 

                    拜访叶念先老师

  下午,我们五个人参观了北京胡同。当我说到在这些胡同中住有一位世界语者时,波兰朋友们非常感兴趣,想拜访一下。我给叶念先老师打了电话,叶老师和师母当即表示欢迎。当我们来到叶老师家时,客人们对叶老师家的庭院是赞不绝口:“太美了,太美了!”于是,纷纷拍照留念。是日,恰逢叶老师生日。叶老师对我说,晚上我们可以喝两杯。我说,看来我没有这个口福了,晚上还要乘车去拉萨,等以后有机会再喝吧。我带来一瓶安徽的酒,就当作生日贺礼了。

 

                       踏上旅途

  晚上,我们登上开往拉萨的火车。和我同行的四个人中,有兹戈蒙特夫妇,欧拉教授和达涅拉女士。兹戈蒙特夫妇在“Pasporta Servo”中自称是初学者,然而他们却能够和我毫无障碍地沟通。欧拉教授是卡奇米尔国王大学地理学院的创办人,一路上只对沿途的山川、河流、地形、地貌感兴趣。达涅拉女士是一个特别活跃的人,爱说爱笑,有了她,一路上不会感到寂寞的。
  青藏铁路的起点是青海省的格尔木至西藏的拉萨,途经四十五个车站,其中三十八个为无人值守车站,沿途穿越昆仑山、可可西里、唐古拉山等地。当列车到达格尔木的时候,已经快到早晨五点半了,天已经大亮了。列车在这里换上大功率的机车,挂上供氧车,因为这里的海拔已经超过三千米了,不少人开始有了高原反应了(有些人是心理作用)。
  沿途的风光真是美不胜收:雪山、草地,野牛、藏羚羊,蓝天、白云。我成功拍到了野驴、秃鹰、藏羚羊等野生动物,也拍到了牧民放牧的照片(马群、牦牛群、羊群等)。当我看到沱沱河的时候,心情非常激动。我告诉波兰朋友们,这就是长江的源头。他们一听就立刻开始拍照,并告诉我,他们知道长江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之一。当看到白雪皑皑的山峰时,波兰朋友们的惊讶与赞叹不绝于口。临行前,在北京站领取健康表时,我曾经说过,如果身体不好,是不能去西藏的。达涅拉女士,兹戈蒙特先生对我说,看到这么美的风景,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就是死了也值。经过四十六个半小时的旅程,晚上八点,我们终于到达了拉萨火车站。接站的地陪导游赵小姐早已等候在出口处,她告诉我们,滞留在莫斯科的十位客人已经安排好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和他们见面了。

 

                    英语不是万能的

  在从拉萨火车站乘车去宾馆的路上,赵小姐对我说,她是第一次感到英语不是万能的,她是学英语专业的,却不能很好地和这些波兰人沟通,因为这些波兰人的英语水平太差。我告诉她,其实他们每个人都会好几种外语,这些人当中有些人的俄语很棒,有些人的德语很棒,有些人的法语很棒,其中领队的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很棒。他们唯独英语很差,只会一些简单的句子和单词。赵小姐问我是如何和他们沟通的?我对她说我们是用世界语来沟通的,因为在这十四个人中,有一半人会说世界语。她马上就说想学习世界语,因为她亲眼看到了世界语的作用。我并没有过多地跟她介绍世界语,因为她亲眼看到我和这些人之间的沟通毫无障碍,这比做十次世界语讲座的效果还要强。我们很多人在不断地宣传世界语,而许多人却不去使用它,尤其是在听、说方面,其宣传效果可想而知。

 

                        拉萨游

  经过一夜的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就在赵小姐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拉萨市区,布达拉宫和大昭寺。
布达拉宫坐落在拉萨市区西北的玛布日山(红山)上,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宫堡式建筑群。它最初是松赞干布为迎娶文成公主而兴建的,17世纪重建后,成为历代达赖喇嘛的冬宫居所,也是西藏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整座宫殿具有鲜明的藏式风格,依山而建,气势雄伟。宫中还收藏了无数的珍宝,堪称是一座艺术的殿堂。1961年,布达拉宫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1994年,布达拉宫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大昭寺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座藏传佛教寺院,该寺院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2000年,大昭寺作为布达拉宫的扩展项目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大昭寺始建于七世纪吐蕃王朝的鼎盛时期,建造的目的据传说是为了供奉一尊明久多吉佛像,即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该佛像是当时的吐蕃王松赞干布迎娶的尼泊尔公主从加德满都带去的。大昭寺是西藏现存最辉煌的吐蕃时期的建筑,也是西藏现存最古老的土木结构建筑,开创了藏式平川式的寺庙布局格式。大昭寺融合了藏、唐、尼泊尔、印度的建筑风格,成为藏式宗教建筑的千古典范。
  西藏的寺院多数归属于某一藏传佛教教派,而大昭寺则是各教派共尊的神圣寺院。西藏政教合一之后,“噶厦”的政府机构也设在大昭寺内。活佛转世的“金瓶掣签”仪式历来在大昭寺进行,1995年,十世班禅灵童转世的金瓶掣签仪式也是在这里举行的。藏族同胞说“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大昭寺在拉萨市具有中心地位,不仅是地理位置上的,也是社会生活层面的。

  晚上回到宾馆,波兰朋友们大多没有睡意,纷纷谈论白天的所见所闻。好几个人跑来对我说,能否再次安排拉萨之游。我笑着说,当然可以,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和金钱,另外还得有个好身体,一切都没有问题。

   第三天早上,我们告别了拉萨和漂亮的导游赵小姐,前往西安。

 

                 世界语引起了藏族教师的兴趣

  在从拉萨到西安的旅途中,我和兹戈蒙特夫妇在同一个包厢里。当我们在交谈的时候,引起了旁边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的注意。经过交谈,得知他是西藏大学一个分校的教师,叫旦巴,与他同行的何女士也是该校的教师,这次乘火车是去北京参加短期培训、学习的。他们两位对我和兹戈蒙特夫妇的谈话发生了兴趣,问我们用的是什么语言。我告诉他们,我们用的是世界语,并向他们简单地介绍了世界语,教了他们几个简单的句子。由于藏语中有个音和世界语中颤舌音r 发音相似,旦巴很快就学会了世界语的字母发音。当达涅拉女士过来聊天的时候,旦巴马上就用世界语向达涅拉女士问候、介绍自己的名字。达涅拉女士非常惊讶,竟然在火车上又碰到了“世界语者”!兹戈蒙特夫妇对达涅拉女士说,这位藏族教师刚刚学会了这么几句世界语,并对世界语的理想和最终目的表示赞同。达涅拉女士说,凡是热爱和平、渴望平等的人都是赞同世界语的理想和最终目的,她希望旦巴能够学习、掌握世界语。达涅拉女士开玩笑地对我说:“你又犯了职业病,在任何地方都要教别人学世界语。”我笑着回答,像我这样的职业病患者在哪里都有。旦巴说他很愿意学习世界语,但是没有人教,且缺少教材和其他的资料。我对他说:“教材的事不用担心,只要你愿意学,我可以通过网络来帮助你,你也可以组织藏族学生参加我们中国世界语学院的网络学习,网址是:http://www.ciesp.cn 。” 旦巴非常高兴,表示将向学校的同事和学生介绍世界语。(我回到家后,立即就给他们寄发了一些世界语书籍和其他一些与世界语有关的资料。)

 

世界语竟然还活着?

  我们到达西安的时候,当地世界语者朱保钢先生已经在车站接我们了,并为我们安排好了宾馆和去北京的火车票。原本打算和王天义联系的,但是由于时间比较紧,也就放弃了。在我们乘车去参观兵马俑的路上,一个坐在我身边的荷兰人(中、荷混血儿),在听了我和波兰朋友们的谈话后好奇地问我:“你们说的是什么语言?”我告诉他是世界语。他非常惊讶地说:“世界语?Esperanto还活着?” 我哈哈一笑:“你已经看见了,世界语确实是活着的语言。”这位姓胡的荷兰朋友对我说,我们的谈话,他能听懂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七十,因为他会七、八种欧洲语言。胡先生多年以前就听说过世界语,原本打算学习,但是后来听别人说,世界语已经消失了,也就放弃了学习的念头。这次亲耳听到了世界语,使他感到很惊讶,他向我索要了名片并把他的地址、电话号码给了我,希望以后可以联系,要我给他提供有关世界语的信息。

 

                     相逢在北京

  七月二十二日早晨,我们一行十五人到达北京。崔家有先生和我们雇来的大巴车已经等侯在北京西站了,在安排好宾馆之后,我们一起驱车前往北京机场接即将到港的另外一个旅游团。在机场,我又见到了熟悉的老朋友,前任国际世协副主席罗曼·道布仁斯基、冰岛世界语协会负责人父子和其他的波兰朋友。我们又开始了新的旅程。

    -- 刘保国 --
 2007-08-15

Supren